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春韭滋味长  

2017-03-14 19:37:14|  分类: 我的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春日有清味,出自井边园。
清清又白白,且佐农家餐。
写这几句诗,是想起过去的春日。小时候,日子艰苦。寻常人家,一年也吃不上几回肉。至于日日炒菜,天天佳肴,几乎是天方夜谭。煎饼咸菜,窝头渣腐,一年到头别断了顿,就算好人家。
特别是春天。那时的春季,有一个形象的说法,叫青黄不接。一到此时,家家粮食紧张,户户吃了上顿愁下顿。真断了顿,就求爷爷告奶奶,好歹打发这几个月。
虽如此说,农家也有大快朵颐之时。像这个季节,春暖花开,万物复苏。那种着韭菜的人家,趁早划锄施肥,提罐浇水。一过雨水,那红芽尖尖的韭芽,齐刷刷从地里钻出来。幛子挡风,太阳暖晒。不几天,就长得青红胖壮,盈盈可爱。见到之人,无不要咽下口水。
看准时机,就将韭菜割了。麦秸泡软,韭菜捋齐,一捆一斤左右,扎起来。趁早赶集,卖个好价格,换些油盐钱。
再舍不得,也要搞劳一下自己和家人。将地头卖相差的,摘好洗净了,佐餐。桌上的箅子里,高高一撂煎饼。旁边的盘子里,韭菜青翠欲滴。煎饼拿过来,抓过把韭菜,头尾掐齐了,卷起来。将煎饼放到嘴边,吭哧一口,就下去一大截。韭菜的辛辣穿喉进胃,直入人的肺腑,心里便涌出一种畅快。
那时,家家人口都不少。一家人都不说话 屋子里是一片咯吱咯吱的声音。
几个煎饼下去,两碗汤喝完,扑拉下肚子,再打个饱嗝,神仙一般的享受。
要是家里有腌好的椿芽,跟韭菜卷在一起,感觉更是美妙。
那时,种韭菜的毕竟是少数。地里没韭菜,有葱。过冬的大葱,迎着春风窜出地面,青莹莹得馋人。刨上一些卷煎饼,虽辣得打哈哈,也算改善了生活。
不辣的是小葱。初春种的小葱,个把月就长得有模有样。捡大的拔了佐餐,也是那个年代的美味。
这是普通人家,没条件讲究,但也有讲究的。家里摘好了韭菜,或小葱,碗里盛上椿芽,总觉得少点什么。正当此时,街上不时失机地响起梆子声。
梆梆,梆梆,梆梆梆……带着节奏,卖豆腐的敲着梆子,像要把人的魂给敲出来。
耳杂竖了起来,拿煎饼的手慢了下来。女主人最能察颜观色,轻轻问当家的,打点豆腐?
一家人的目光,齐刷刷对准了男主人。
打点吧,让孩子们打打牙祭。那时,当家的是一家之主,在家里有权威,说话都听。
那时,豆腐是奢侈品,平时谁也不舍得拿粮食换。谁要是三天两头换豆腐,会让人笑话,不会过日子。但现在,当家的发了话,再不舍得也得换。
于是,站子里扒出一瓢瓜干,打量了再打量,然后端出门去。豆腐换回来,端到桌上。孩子们先眼巴巴看着豆腐,再眼巴巴看当爹的。当爹的先夹块尝下,发了话,孩子们才敢夹一小块,尝尝,不敢再夹第二下。
懂事的大孩子呢,筷子只在豆腐上沾沾,放进嘴里咂么下滋味,算是吃了豆腐。换回来的豆腐,绝大部分进了当爹的嘴里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