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村里有位闫大娘  

2015-10-19 17:28:11|  分类: 我的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村里有位闫大娘,头戴黑帽,身穿青布大襟褂子,裹腿小脚,佝偻着腰身。其时年过七旬,眼若鹰隼,神情阴郁。更扎眼的是不洗衣不洗脸,全身肮脏不堪,让人厌恶。

身上脏,屋里更脏。由于长年在屋内生火做饭,烟熏火燎,屋顶及墙壁黑黢黢的。矮门小,即使大白天,屋内也黑一片。一个人过日子,啥东西都往屋里放,柴火、粮食、蔬菜、衣被,十来平米的小屋堆得满满当当。

在村里,大家都叫她闫老妈子。按庄乡关系,我该叫她大娘。她无儿无女,也少亲故。起初跟侄住一院,侄子意外身亡,与侄媳妇不睦没办法,只好赌气将南门堵住,门开北墙上,临街,眼不见心不烦。即使如此,与侄媳妇一家的争吵也在所难免。正在家吃饭,忽听街上人咚咚地跑。出门一问,才知闫老妈子又骂街了。

因临街居住,过路之人不自觉要朝屋内瞅上两眼。一些人跟她打个招呼,更多的则是视而不见。曾有小孩子扒在门口朝屋里看,见闫大娘坐在屋角,一双眼睛灼灼闪亮,禁不住心生恐惧惊叫一声跑开

听父亲说,闫大娘是闫大爷从外边带回来的。闫大爷在外闯荡多年,回村后,带回了闫大娘。回村时,闫大娘已是半百之人。闫大爷病逝,闫大娘没有依靠,只好靠侄子。侄子既殁,年老体弱,就成了村里的五保户,吃穿用都要生产队管。

那时正是文革时期,村里也出现了造反派。造反派的主要工作,就是对所谓的地富反坏“四类分子”进行批斗,许多人因此遭到非人的折磨。闫大娘看似身世不清,来路不明,更成了这些人的调查对象。查来查去,也没查出啥事。后来,有人恨意不消,便编排她,她是一个老妖婆,红口白牙,专吃死孩子。

小孩子受大环境影响,对陌生事物也满是怀疑看她一个人过日子,风闻她的一些传言,对闫大娘越看越神秘。有时按捺不住好奇心,想窥探一二。趁屋门洞开之际,两三个小孩子偷偷挨到门口,了门边朝里看。看不出个所以然,其中一个惊呼一声,大家便做鸟兽散,游戏一样。次数多了,闫大娘不胜其烦,总要咧了嘴,瞪了眼,凶神恶煞一般,挥着棍子朝外赶。恨意不尽,就朝着小孩子骂。小孩子都不是吃亏的主,见她开口大骂,也齐声回骂。有时,还编顺口溜羞辱她。每次,闫大娘都气得要死,但拿小孩子没一点办法。

闫大娘没办法,只好颠了小脚,挨家挨户找孩子的家长。母亲闻知此事,把我们兄弟叫到一块,口气严厉地嘱咐,以后谁也不能欺负您闫大娘。她那么大年纪了,没依没靠的,可怜呢。那时,我们并不理解母亲的意思,但我们听母亲的话。从此,见了闫大娘,就亲热地喊声大娘。闫大娘听我们喊她,脸上的皱纹慢慢舒开,给我们一个笑脸。蛮慈祥的一个老人

此后,母亲做好了饭,蒸了渣腐,有时就盛一碗,让哥哥给闫大娘去。农闲时节,母亲还到闫大娘门上,跟她拉些家长里短。有时在街上碰见,就拉到家里,喝茶拉呱,或留下吃顿饭。有一年,还把她换下的脏衣服弄到家里,给她清洗干净。见母亲如此,我们对闫大娘也尊敬起来。

闫大娘去世,母亲去忙公事。忙完回家,跟爹说起闫大娘的丧事,说从她的屋里,灰渣脏土清出来好几车。从铺边的包袱里,还翻出来一匹青子布。一家一户,连个哭的也没有。灯影下,母亲一边说,一边叹气。

事情过去四十多年了,耳边依然响着母亲的话。母亲说,兴人家看不起她,咱不能看不起。那么大年纪了,没依没靠的,可怜呢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1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