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通讯员范清蒲1  

2013-05-29 13:45:50|  分类: 我的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通讯员范清蒲1 - 向秋 - 向秋的个人主页

 

 

 

送他下楼后,我的心突地“空”了一下,空得很不舒服。

以前送走他,感觉终于送走了一个“麻烦”。年近九旬,腿脚不好,说话颠三倒四。坐在沙发上,一件事能说上好多遍。见谁都叫老师,见谁夸谁。这次来,编辑部一人一包冰糖。那回来,一人一盒香烟,你不要还不行。这个,谁受得了?

好多次我心里说,都老糊涂了,还一趟趟地来干啥?出点事谁担得起?

       况且,小小的编辑部,人人一摊工作。忙碌时,大家都顾不上说句话。他一来,你得陪他说话,得给他解释,得琢磨出恰如其分的话来。他耳朵背,一些话还需要说好几遍。每每将他送走,负责接待的同事都要长舒一口气。

       但他很执著,甚至说满腔热忱。以前都是他一个人来,来了找这个找那个。后来,我就觉出了他的不正常。正常人,哪有这样的?老年公寓 怕他出事,最近几次来,就派了护工陪他。

       那时,我深切地感受到了他的“病态”。

       他是个老通讯员,今年89岁,叫范清蒲。

 

       下午一上班,就见他坐在编辑部门口,一同来的护工蹲在地上。椅子是隔壁妇联的同志搬给他的,怕他累着。我一看见他,心就“突”地一下。

       把他让进办公室,让他坐在沙发上。然后,做好准备,听他倾诉。

       最近一段时间,每次来,他都要重复同样的话题。一是他的脚被孙女烫伤了(经了解,事实并非如此),导致他行动不便。二是他们老年公寓的电工是个活雷锋,对老人忒好了,值得宣传,他写了点东西。三是他于某年某月缴了一千三百块钱的特殊党费,收据复印件他随身带着。

这次,办公室里只我一个人,我只好尽量顺着他说话,敷衍他。以便坐一会儿,再把他送走。

       突然,我就觉得我有点残忍。他那么大年纪,写稿又这么热情,又一趟趟地来!

       于是,我拿过他写的稿件,细细地看了一下。这篇稿件,他拿来不下四五回了,内容是表扬老年公寓电工的。跟我介绍时,他说这个电工如何不怕苦累,如何关爱老人,如何随叫随到……但文字,说实话,报纸真不能用。你想,快九旬的人了,又有些糊涂,能写出怎样的文字?

看他昏花眼睛里透出的那份执著,我抽出那篇诗稿。大概前年,我曾给他发过一篇稿件。现在,我决定给他好好修改一下,让它见报。对他来说,最大的快乐可能就是报纸上用了他的稿件。

       又说了一会,同事们陆续来到办公室。我怕影响大家的工作,就委婉地劝他回去。护工坐在一边,也不时劝他。他这才站起来,跟大家告别,和护工一块下楼去。

       他走了,我的心就突然“空”了一下。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,心里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滋味,叫人心生惆怅。以前他来编辑部,我只觉得好笑,甚至有些厌烦。别人接待他,便装作看不见,忙自己的。那时心想,这个老范,一趟一趟地跑来干啥?这个老范,怎么还不走?

       那时,不仅是我,相信整个编辑部,对他都只是敷衍,想方设法打发走。

       但这次,我突然良心发现一样。我突然觉得他很可怜,很无助。他需要帮助,需要理解,需要倾听,需要爱护,需要尊重。

       毕竟,他是一个神智不清的耄耋之人。

 

       透过办公室的玻璃幕墙,我看着护工搀着他,正慢慢走向大门。那一刻,我后悔没给他拍些照片。相机就在手边,听他说话的工夫,完全可以拍一些。平时到处跑着照,现在好素材来到身边,我竟然无动于衷。那一刻,我连连摇头,后悔自己的反应迟钝。

       拿过相机,对好焦,隔着玻璃,拍了一张。其时,他们已快走到大门口了。

       放下相机,又想拍张护工扶他走在马路上的照片。于是拿起相机,匆匆向楼下赶。

       赶到单位大门外,赶到他必经的路上,一直赶到南边的十字路口。

       起初以为护工扶着他回去。站在十字路口,前看后看不见人,我这才想起,他们该是打车回去了。毕竟,他腿脚不便,那么大年纪了。

       站在十字路口,我有些茫然。那一刻,前往老年公寓还是返回单位,于我是一种选择。

       我已没有了多少选择!现在不给他拍些照片,以后很难有机会了。于是,我迈开步子,徒步前往老年公寓。

 

       老年分寓干净漂亮,回字型结构恢宏大气。正对门厅的连椅上,四五个老年妇女默默坐着。见我来,都抬头朝我看。她们背后的影壁上,雕着松、鹤图案。

       我知道,这样的地方,平时少有人来,特别是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 巧的是,陪护老范的护工就在门厅。他姓李,人很和善。见我来找老范,忙领着我,去范清蒲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 是一楼最西的一间房。打眼一看,屋里有些凌乱,还有较重的味。老李见状,立马给他收拾起来,值班的清洁工也过来帮着打扫。我和范清蒲站在屋中间,觉得有点碍事了。

       范清蒲见我来看他,高兴得双手一拍,立即握住我的手,连喊张老师。跟老李介绍我是“报社的张老师”,“你来看他,我太高兴了。”“你这一来,我能多活十多岁。”老李站在一边,脸上是微微的莫可名状的笑。我知道,对范清蒲,大家心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   于是,趁他絮语不休时,我抓紧给他拍照,包括各种特写。还有,他挂在墙上的各种获奖证书。

       约半个小时后,我知道我该走了,于是跟范清蒲告别。我让他留步,他却一路跟着我,走到公寓门口。中间数次让他回去,他只是不听。

       外面下起了毛毛细雨。站在雨里,心里真是百感交集。回身跟他告别,他竟又向我走来。没办法,我返回身,又把他扶回门廊,转身快步离去。走到大路上,透过树叶间隙,我看他仍站在门口,朝我挥手。

 

       回去的路上,我想,范清蒲如此执著地去编辑部送稿,或许跟我那一刻一样,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冲动。对他来说,写些稿件,实在是孤寂生活中的情感慰藉,是治病良药。如此,我们还有什么不耐烦的?

       时下,老人成了累赘,成了包袱,都欲推出门外,拒之千里。正常社会,老人应得到社会的关爱,亲情的温暖。所以,从某种意义上说,不是范清蒲病了,是我们这个社会病了,而且病得不轻!

 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原创美文
阅读(75)| 评论(1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