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香椿长在山坡上  

2013-04-23 10:21:54|  分类: 我的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青芽簇簇,枝头上沐浴春光;山坡寂寂,梯田间嗅遍椿香。

萌芽四月,置身马家寨村南的山坡上,目光所及,是密密栽植的香椿树。勤劳的村民正三两结伴,在枝头上采摘。突然想,如此贫瘠的山坡,却生长出春天第一美味,真是让人不可思议的事。

这个季节,香椿可炸可炒,可拌可调,是人人争而食之的鲜味。

416,与市内十数位作者,赴文化重镇放城镇采风。采风的第一站,便是马家寨香椿基地。

置身椿树的绿色世界,脑海里蓦然冒出一个人来。郗笃惠,一个老文史工作者,在几十年的时间里,用一双永不停歇的双脚,踏遍了放城的沟沟坎坎,挖掘整理了大量的文史资料,为放城的历史和文化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马家寨香椿,就是他重点宣传的放城地方特产之一。

还有小三峡、秋红蜜桃、林放故里、放城战争史料。凡是和放城有关的事物,都浸润着老郗的汗水和心血。

 

大概在1993年,刚参加工作不久,郗笃惠邀请我和一位同事去放城。那时交通不便,放城又远,心里不想去。架不住老郗话语诚恳,满腔热情,便结伴赶到汽车站,坐上开往放城的客车。

那时,通往乡镇的路不好走,客车也不多。

一路颠簸赶到放城,老郗就站在路边等我们。苍苍的面容,暖暖的问候,让两个年轻人倍感惊喜,甚至受宠若惊。

老郗瘦高个头,衣着简朴,为人谦卑,形象儒雅。举手投足间,有种淡淡的文人风采。

那些年,老郗在各类媒体上,不遗余力地宣传放城。年逾七旬,仍跋山涉水,访史寻古。每当他风尘仆仆站到我面前,恭敬得像个小学生,叫着张老师,递上自己的作品时,我心里由衷生发一种难以名状的感动。

为家庭,为事业,他勤劳、刻苦、坚韧、乐观。

 

参加笔会的一行人先在镇会议室稍事停留,便赶往马家寨。汽车左弯右转,在乡村公路上盘旋。四月的乡村,坡坡花红柳绿,处处生机盎然。大家远看春山,近看桃花,无不被窗外的风景吸引。

车在马家寨村南停下,大家便成群结伙向山上走去。四月的马家寨山,满眼葱绿,山坡飘香。丛丛椿芽挺立枝头,在春风里摇摇摆摆。那憨厚的大爷,那慈爱的大娘,那精壮的汉子,在各家的坡地里,仰望青天,掰下一枝枝青嫩的香椿。

村南桥头处,商贩称重点钱,车前已是很大的一堆。卖椿芽的村民将钱揣起来,脸上是掩盖不住的笑容。

我走到山坡高处,俯视山野和村庄。山民们原本以种地瓜和花生为生,要看老天爷的脸吃饭。现在好了,同样的山地,却长出了这青红相间、嫩生生的椿芽。原本十年九不收的地方,如今成了村民的聚宝盆。

北望马家寨,是一个很普通的山村。若不是有香椿的美名,这里和放城大部分村庄一样,称得上穷乡僻壤。原本“藏在深闺人未识”的地方优良物产,因不遗余力的宣传、推广,而成为地方名产。这里面,就有老郗的很大功劳。

 

那年我俩一到放城,见是很破旧的一条街道,两边是低矮的平房,街边脏且凌乱,完全没有想象中的乡镇模样,便有些失望。

好在老郗热情。他先是领着我俩见了镇领导,接着采访了镇里的几个现场。一个花甲之人领着两个小青年,总让人心里别扭。吃完午饭,我和同事想即刻回去,老郗却一脸真诚地挽留,先是留我俩在办公室喝水,接着又跟我俩拉呱,最后要我俩好歹在放城住一夜。来之前根本没有打算,加之对放城的印象也算不上好,执意要回。见我俩态度坚决,老郗最后说了实话:现在想回去也不行了,这个时间已没有了通往新泰的客车。感念于老郗的盛情,我俩便决定住下来。

在乡粮所的一个小旅馆里,十五瓦脏兮兮的灯泡,床破被脏,屋暗墙黑,想象不到的简陋,却是放城惟一的旅馆。

放城一夜,是我记者生涯在乡镇住过的惟一一次。

 

一行人在马家寨停留了半个小时,又接连赶往小三峡、东街清真寺。这两个地方,那次老郗曾带我俩去过,多少有点印象。第二天清晨,老郗一早赶到宾馆,陪我俩吃了早餐,便一人骑一辆自行车,赶往小三峡。一路骑到东石井村,把车放到一户人家门前,便沿河南边小路走向小三峡。但见河底怪石如虎如豹,如马如羊,挤挤挨挨,顺河而下,蔚为壮观。

我惊叹于放城特有的地貌,老郗则钟情放城的历史,一路不停地向我俩介绍。走到一处乱岗,老郗俯下身,捡起几个瓦片,说这里以前是个寺庙,住了很多和尚。后遇兵火,毁于一旦。有条地下暗道,从庙里直通小三峡,以备不测之需。我听了,满腹疑惑。见他言之凿凿,又不敢质疑。只好随着他,一路向西走去。

时值旱季,小三峡河底只一弯静水,衬着高高的崖壁。想象与现实有很大差距,便有些失望。好在老郗热情,不停地介绍放城的历史,可谓如数家珍。

 

时光如白驹过隙,倏忽便是二十年。老郗离世,也有三四个年头了。想起老郗,至今还能想起他的音容。

这次笔会,与同行者游马家寨、小三峡、东街清真寺,可谓匆匆。远眺近观间,数次心生感叹:若老郗同行,又该有怎样的感动!

斯人已去,放城留香!

 

注:老郗去世后,一直想给他写点东西,也一直没能动手。逢这次笔会,想起与老郗的往事,便写下这篇文章,以示纪念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原创美文
阅读(104)| 评论(1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