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捞米捞麦  

2013-12-05 19:14:48|  分类: 我的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捞米捞麦 - 向秋 - 向秋的个人主页
 

 

去岳父家吃饭,见簸箕里盛着洗净晾干的小米,籽籽饱满,粒粒金黄。岳母说,要压点小米面,过两天好冲糊涂,现在街上卖的喝了不放心。问我要不要,压好后给我们一些。我满心欢喜。

回到家,想着岳母的话,心里发着感慨。都说现在人生活质量高了,但远没有以前的人讲究。现在,还有谁会将小米洗净晾干了,拿到碾上压成面?都想喝这样的小米面,但都搭不上这个工夫。

忽然想到了母亲捞麦的情景。四十年前,家里的小麦不多。家里遇着大事,比如到我姥娘家走亲戚,母亲才会瓮里挖出麦子来,洗衣盆里倒上半盆清水,捞麦子。

母亲将箢子里的麦子倒进盆里,然后拿了笊篱捞。麦子一倒进水里,立时腾起一片混浊。夹杂其中的麦壳、麦芒飘飘摇摇,慢慢浮上水面。笊篱伸进去一搅,立时麦粒旋转,麦壳飘飞。搅几下,麦壳都浮到了水面。将麦壳麦芒撇净,然后旋捞水里的麦子。控下水,倒在旁边的席子上。如此,将所有麦子捞出来,摊在席子上。随后,母亲还要用干毛巾揉搓麦子,一遍遍吸附麦粒上的水。然后,再摊开晾晒。

浸过水的麦子,起初表皮松胀,麦粒膨大。擦干水后,颜色加深,又似胀非胀。晴暖的阳光照下来,清新可人。摊晒完后,母亲立时嘱咐我,要好好看着,别让鸡过来吃了。

于是,我便执根小树条,静静地看着晒在席上的麦子。幻想着这些褐色的颗粒,能磨成面粉,然后再变成包子或馒头,一慰腹内馋虫。

晒好的麦子清亮、新鲜,像刚从打麦场上运回家一样。母亲将麦子收起来,然后撮进簸箕里,细细地挑捡里面的石子,或其他脏东西。挑捡干净了,然后装进箢子里,由大姐挎到邻村的磨坊里,磨成细白的面粉。

到邻村,来回四里地。大姐挎着大半箢子麦子去,然后挎着近满箢子的面粉回家。磨好的面粉有孬好之分,母亲把颜色暗淡的孬面挖出来,再把砂白的头道面挖出来。

那时,头道好面走亲戚,二道三道面留着自家吃。

第二天走亲戚,母亲头天上午就要蒸馒头。发面,和面,揉成馒头,一个个拾进大锅的篦子上。盖好锅盖,然后大姐便呱嗒呱嗒拉风箱。

整个过程,我几乎不错眼珠地盯着。等锅盖敞开,原先瘦巴巴的馒头,都吹了气一般,白生生挤满了大锅。馒头那特有的面香,立时扑面而来,勾引着我的馋虫。母亲很镇定,若无其事地走到锅前,伸了手,将馒头慢慢拾出来。拾出一个,吹吹手,再拾一个。馒头在我眼前慢慢堆成小山,我就在母亲眼前,但母亲看不见我。拾完了,母亲又若无其事地,将馒头端到屋里,一任馒头的清香在院子里弥漫。

我只看,我不敢动手;我只闻,不敢想入非非。

以后,馒头就不见了踪影。但很多天以后,那又白又胖又松又软的馒头,依然在我眼前晃,晃得我眼生疼,晃得我一辈子也忘不了。

岳母勤谨,也蒸得一手好馒头。切成长条的馒头,透着面粉的馨香,吃起来松软可口,吃一个就大饱。花样也多。面粉中掺入玉米面蒸成的馒头,既有面粉的味道,又有玉米的淳香。掺入小米面蒸的馒头,白中见黄,食之大快朵颐。当然,也蒸包子,做水饺。岳母蒸的包子个大皮薄,蘸着醋蒜,儿子能吃六七个,直吃得坐不住,要站起来走走。

说起来,无论馒头还是包子、水饺,都没什么特别之处。关键是,岳母用心为家人做饭,每一个细节都讲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0)| 评论(6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