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爹的烟笸篮  

2013-12-29 16:44:18|  分类: 我的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爹的烟笸篮 - 向秋 - 向秋的个人主页

  

爹抽了一辈子烟。尺把长的旱烟袋,不大的白铁烟锅,烟笸篮里摁满烟,用拇指压实,然后炉子里抽出根燃柴,对准烟锅,用力吸几下,青白的烟气就从嘴里吐出来。将柴扔回灶里,然后托着烟袋,巴嗒巴嗒抽烟,样子很是享受。

几十年前,爹常常这样坐着抽烟。

那时,爹抽的烟都是集上卖的碎烟,堆放在摊子上,论斤卖。现在想来,应是烟叶中最差的,一斤能抽好多天。那时,爹有个烟笸篮,烟叶、烟袋包括一指多长的纸条都放在里面。家里来人时,爹就捏起几张用作业本裁成的纸条,分给来人,一人一张卷纸烟。先将纸条平放在左手,右手捏起碎烟,均匀地撒在纸上。然后将纸轻轻拿起,放在嘴边,舌头将纸条一边濡湿。随之,右手捏住纸头,顺时针方向旋转。转几下,一根烟便成了形。掐掉多余的部分,一根纸烟便叼到嘴上。点燃,猛吸一口,一大口青烟吐出来,烟便下去一大截。抽完一口,说几句话,然后再抽。一棵烟,也就抽四五下。

想想,抽这样的烟纸很不卫生。纸是我们兄弟姊妹的作业纸,上面写满了铅笔字。天天抽这样的烟,不知吃进多少铅去。

除了偶尔会用火柴,爹用得更多的是柴油打火机。是白铁皮做的,后面能拔下来灌煤油。上面是转轮,下面是铅笔芯样的火石,火石紧挨着捻子。打火时,拇指放在转轮上,哧哧几下,迸出的火花便将捻子点燃。点完烟,手一松,火机便自动熄灭。

我家是东屋,两扇屋门是门板,白天不能关。即使晴天,一进屋,也像一头扎进黑窟窿里。在屋里坐下一会,眼睛才适应屋里的昏暗。冬天天冷,又有风雪,爹只好用树棍和秫秸,做成一米多高的半门子,像道篱笆墙一样挡在门口。

屋里冷,又黑,爹便和来人围炉而坐。屋里的炉子,除了烧水做饭,闲下来便用碎炭压住。火不能旺了,那样费炭。家里来了人,要好好招待一样,爹便将炉口捅开,让火旺起来。两人边围炉烤火,一边说些家长里短,一边看炉子里炭火发出呼呼隆隆的响声。

常来我家的,是一个姓闫的外姓人,年龄与爹相仿,跟我一辈。爹屋里坐着,正抽着烟想事,半门子一响,老闫便提开门进来。叫声三叔,炉子边坐下。爹便把烟笸篮递过去,他便自己卷烟。有正喝着的茶,便拿过个茶碗,给他满上。抽口烟,爹问他媳妇的病怎么样了,姓闫的便叹一口气,说炕上躺着呢,喊爹喊娘,正难受着呢,老二在家看着。爹便陪着叹口气。老闫的媳妇患哮喘,一到冬天便犯病,一犯病就要死要活。看看要憋死,眼都直了,一阵咳嗽,又活了过来。老闫在家坐不住,就找爹拉呱,心里宽松宽松。

另一个姓李,在村里是单门独户。跟邻近的几家说不上话,拐几条街也愿找爹拉呱。虽然跟爹年龄差不多,说起话来一口一个三叔,叫得爹很受用。村里谁给他气吃了,谁背地里欺负他,给他脸子看,他家的孩子跟谁的孩子打架了,吃了亏,都说给爹,像要爹为他撑腰。说起来,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。爹就给他宽解,让他不要太放在心上。临走,他将烟蒂朝地上一扔,用脚碾几下,如释重负地说,我听三叔的。

如此,一个冬天,只要爹在家,就常有人来我家。

快到午饭时,来人便知趣地起身。爹也不留,大家都知道日子不好过,不好给人添麻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