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抠螃  

2012-03-14 19:41:03|  分类: 我的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们几个小伙伴来到石马锅,见水塘周边有一些小洞。胜国说这是螃蟹窝,里面有螃蟹。说着俯下身,挽起袖子,将手慢慢伸进洞里。在里面掏了一会,果然夹出一只半大螃蟹。我很是羡慕,见旁边也有一个洞,就学着他的样,将手伸了进去。

那时我很胆小,虽说有好奇心驱动着,但想着螃蟹张牙舞爪的样,还是有一丝害怕。别说从深深的洞里摸螃蟹,就是面前爬着只螃蟹,我也未必敢逮。想着手可能会碰上只螃蟹,我感到的不是欣喜,而是害怕。想着手可能被螃蟹的一双钳子夹住,我探入洞里的手禁不住微微颤抖。

果然摸住了只螃蟹。而且很大,盖子有我的手掌大。我一触到它,立时将手缩了回来。我站起身,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,兴奋地跟大家说,这里面真有个大家伙,我摸着它了。然后又声明说,这是我看见的,谁也不能动,我去拿镢头把它刨出来。说完,心里像揣着只兔子,兴奋地朝着几百米外的地方跑去。那里,我姐姐正在刨地,我可以用一下她的镢头。

等我扛着镢头从远处紧走慢跑赶回来,见大家都若无其事地玩。我再次把手伸进洞里,看它还是不是在原地待着。伸进去一摸,坏了,洞里哪里还有螃蟹的影子?手指头把洞里的每个地方都探遍了,也没碰到螃蟹。我不禁有些失望。站起身来,见大家有些异样地看着我,我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我问,谁把我的螃蟹抠出来了?没有人回应。

那时民风淳朴。像这种事情,往往是谁发现就是谁的。即使别人给你帮了忙,也属于你的。我不知这种习俗的依据是什么,但大家都像默守一种成规,谁也不敢破坏。几年后,当我和几个同学去坡里割草时,其中一个同学发现了一只小野兔,灰黄的颜色,跟老鼠一样,见了人没命地跑。因为是他第一个发现的,他便喊了一声。大家听见了,都跑来逮。最后大家齐心合力,将兔子逼到水渠里,最终被我逮住。我逮住后,提着它的耳朵,看它在我手里蹬达,感觉很好玩。但我只是玩了会子,就把它交给了第一个发现者。按说像这种情况,应该是谁逮住是谁的,因他是首先的发现者,我还是把兔子给了他。

显然,在我跑去拿镢头的时候,已经有人将螃蟹抠出来了。只是,我不知这人是谁,也不好追究。转念一想,抠螃蟹本来就是玩的,没必要太认真。于是我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自我调侃了几句,又把镢头给大姐还了回去。

回来后,五六个人又嚷嚷着去逮蚂蚱。我一听,便高兴地跟着。在地头的水沟里,我们边走边用树条子打草。那时,水沟两边的草丛里,及地头堰边,蚂蚱特别多。平时我们没事,就一人拿着个玻璃瓶子,到地里逮蛐蛐、蚂蚱。到水沟的乱草堆上一掀,蛐蛐到处乱跳。用树条子一抽打,也是纷纷一片。趁蚂蚱、蛐蛐起跳的工夫,就俯下身,用手掌去扑。只要手疾眼快,这东西很好逮。

那天,我们事先都没拿玻璃瓶子,逮了蚂蚱就用狗尾巴草串起来。一顿饭的工夫,我们便一手提了一串蚂蚱。那时逮了蚂蚱,回家便在锅里煎煎,当菜吃。家里大人喝酒时,便是很好的酒肴。只是一串蚂蚱,煎又煎不着,扔又舍不得,通常情况就是喂了鸡。没想到,快到村头时,胜国对他们几个说,咱都把蚂蚱给山子吧,都这么少,拿回家也没用。说着,第一个把蚂蚱递给我。其他几个,也纷纷拿过来。我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。胜国说,你都拿回家,也吃得着,咱也算没白逮了。说完,冲我友好地笑了笑。

别说,那些蚂蚱拿回家,叫娘放在水里洗了洗,又撒上了点盐,锅里挖上块大油,下锅一炒,还真成了爹的一道下酒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