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刘方斌的邀请电话  

2012-02-17 21:36:58|  分类: <汶水采芹>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个星期六的下午,我正在家休息,一个近年疏于交往的朋友打来电话,邀请我参加山东电视台的一个综艺节目。对我来说,这是一个难得的开眼界的机会,但因必须完成第二天的材料,需要加班,所以我就拒绝了他。关上手机,我才意识到,我的这个朋友,是想以这样一种方式,来表达对我的好感,或者表达与我交往的愿望。

刘方斌是我以前做编辑时的一个作者,退伍军人,喜欢写诗。从部队回来后,因伤残获得了一份工作。对一个山村的退伍兵来说,这是一个让同龄人羡慕的机会。但由于当时大环境的原因,他报到的企业已处于风雨飘摇的边缘。因此,在企业工作没几年,他就下了岗,重新回到农村。在他刚到那家企业工作时,在一个同学的介绍下,我与他有了第一次接触。后来他又数次到报社找我,感觉两人有许多共同语言,都有点相见恨晚的意思。客观评价,刘方斌是个很不错的人,诗写得虽一般,但待人真诚,骨子里流淌着农民的本真与纯朴。那段时间,我对他有相当的好感。但后来,迫于生计的原因,他开摩的,贩花生油,诗写得少了,与我来往的也少了。

在他贩花生油时,可能资金不够,他给我打电话,向我借点钱。我很同情他的遭际,尽管当时手头也没多少钱,还是把工资卡上的钱提出来给了他。随后几年,我就没有了他的消息。

当年年底的时候,我想他该还我钱了,但他没来,我也没去要。一是钱不多,二是我相信他,他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。两年之后,他想他必须还我钱了,但他仍没有来。后来一到年节,我和妻子都要想到这笔账。有时为了这笔账,妻子还要发点牢骚,说我光信别人的话,不会看人。但我相信自己的直觉,相信他肯定是有困难。

在我对他和那笔账已经淡忘的时候,他却突然出现在我面前。是在今年春天,我正在办公室里打材料,他一下子站到我的背后。听到叫我的声音,一转头,发现身后竟站着刘方斌。依然是那张纯朴的脸,几乎没什么变化,但见了我却显得很激动。坐在沙发上,他不断地向我诉说这几年的遭遇。由于妻子有病,这些年他不仅花光了企业一次补助的几万元,还借了人家不少钱。由于没钱还债,人家都跟在他的屁股后边要。要不到钱,说话难听的有,不让过好年的有,六亲不认的人也有,凡此种种,弄得他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境况很是狼狈。后来为了还债,他拖着伤脚,远到淄博、青岛等地打工。他能吃苦,干活不惜力气,虽没挣上多少钱,但还是把债慢慢还清了。来找我时,他已是无债一身轻。

在外打工的日子里,虽然生活苦累,但却不空虚。他利用一些空闲时间,继续写他的诗。写好后,就向各地投。后来,山东电视台不知怎么得知了他的消息,专门找到他,给他做了期节目。这期节目我没看过,不知什么内容,想必是打工者写诗的主题吧。他高兴地向我介绍做节目的事,那种高兴劲儿,那种兴奋,好象非要我与他分享不可。

在他的述说中,念念不忘的,是我从来没有去要过债。别人要债弄得他焦头烂额,而我,却一次也没有。这让他很是感动,不停地说着感激的话。他这样一表白,反而弄得我不好意思起来。我只不过是没有跟他要账罢了,我还为他做过什么?他日子过得那样苦,在外打工受了那么大的罪。虽然生活对他过于苛刻,但他依然那么乐观,对别人的一点帮助念念不忘。相比较他的这种感恩,我觉得自己做得真是不值得一提。我们习惯了凡事斤斤计较,稍有点不如意即大发牢骚,埋怨社会,埋怨命运,而对生活给予我们的却视而不见;我们习惯了索取,习惯了享受,而不知该为社会做点什么。

没想到,过了两个月不到,他就给我打来了邀请电话。我想,即使社会再怎么变化,总有一部分人,会恪守内心那份做人的本份,严于律己,真诚待人,以对生活的乐观与执著,走自己的路,过属于自己的生活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