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村中那棵老树  

2012-02-17 21:29:15|  分类: <汶水采芹>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人们总是对故乡充满深情而甜美的回忆。生活在外,总有一根线把我们与故乡相连,让我们能在某个时间,把自己的心沉下来,静下来,然后像婴儿一样,吮吸内心那份对故乡的眷恋,消解积压在心中的郁闷,释放生活带来的压力。回忆故乡,总让我们的灵魂得到洗礼,让我们对人生充满期望。

每当这时,村中的那棵老树,总挺拔地站在我们回忆的高地上。

村中那棵老树,是存在于许多人记忆里的一棵树,或是槐树,或是柏树,或是其他树。这些树因长在村子里,和村民朝夕共处,而给村民的生活带来不可替代的影响。这些老树,从许多人的小时候,就站在村子的老碾旁,或老井旁,或大街上,像一位老人。一代一代的人变老了,去世了,而老树却高高地站在那里,依然枝繁叶茂,看着一代代的人成长起来,然后再把一代代人送走。老树目睹了村子的沧桑变化、荣辱兴衰,其身上锲刻着村庄变迁的信息。对许多人来说,老树是村庄的灵魂,是村庄历史的见证。从一棵棵老树身上,人们仿佛都能找到自己的根。

如果到一些村庄闲走,你总会发现这样那样的老树,站在树庄的一角,也不知长了多少年。其粗大的树身与不同凡响的树势,总要让人停下脚来,与它做近距离的交流。有一年出发到天宝镇,听说寨山东村有棵几百年的樱桃树,很是好奇,就在朋友的带领下,到那里看了看。该树长在一户人家院子外的一块地里,树冠很大,树势很旺。走近看了看,发现该树生生死死,已长了好几轮,其中间是业已枯朽的老树桩,已烂得快看不清了。而现在生长的,已不知是第几轮生发的新枝。虽有几百年的树龄,但该树每年依然樱桃满枝。据带路的朋友讲,一年能下千把斤。该树的主人,一位老年农妇,仅靠这棵树就能过活,因此,该树又称“养老树”。我们初次见到这棵树就有如此深刻的印象,那靠它养活的这户人家,那这个村子的人呢?

在前上庄村,原先该村的一座庙里,有一棵高大的银杏树。银杏树在我市本来就不算多见,而如此高大的银杏树,就更是难得了。这棵树四五搂粗的样子,大约有20多米高,树冠不是很大,但树干很挺拔。它高高壮壮地站在那里,半个村子都能看见。在汶南镇平岭庄,有一棵非常粗大且极有气势的柏树。该树的特别之处是它的根,树根高高突起,虬曲盘旋于坚硬的岩石上,极有震撼力。树干盘旋向上,势如冲天,其风采可比岱庙汉柏,真可谓难得一见的奇树。我一个从事盆景艺术的朋友拍专题,选了这棵树作为外景。而我作为牵线人,才有了机会与这棵树晤面。在我们村中间一条大沟,沟南沟北由一座石桥相连。在桥的南头,就有一棵枣树。这棵枣树长在桥南西侧的护沿上,估计是自生自长的。虽算不上粗大,但却遍体虬筋龙骨,怪形奇态。小时候第一次看见这棵树,心里就有点发毛。现在,这棵树还很健壮地活着,依然像位老人,守望着这座桥。我老家的院子里,原先有一棵老核桃树,长在栏(猪圈)西边。核桃树很粗,但也很矮。我四五岁的时候,不用别人帮忙,一个人就能爬上去。爬上去,然后坐在最矮的树丫间,朝着四下里看,自我感觉得是得意。爬上几次后,感到核桃树的叶子特别难闻,且树上一个核桃也没有,就不再往树上爬,也不以爬核桃树为荣了。小时候,看着老树那老态龙钟的样,总要停下脚步,静静地看上那么一会儿,看它为什么会这样老。现在,老树的样子还长在记忆里,那么的清晰,那么的让人回味无穷。

但大多数村庄的老树为唐槐,大多老态龙钟。放城街西有座庙,庙后就有一棵唐槐,树枝都搭在屋脊上,树干早已中空,形成一个大洞。新泰城区北寨树南也有棵唐槐,树身约有几楼粗,树干中空,里面同时容纳四五个孩子没有问题。我们村那座石桥北侧路西,以前就有棵老槐树。我小时候,与同龄的孩子在这里玩,经常看到这棵树。后来不知怎么回事,这棵树死了,不知被谁砍倒弄回了家。这棵树也有几楼粗,虽不高大,但很苍老,怎么也有几百年的历史。

村民对老树格外尊重,像对待自家的一位老人,绝不会去伤害它。村民总是嘱咐自家不懂事的孩子,不要损毁老树。每每从老树旁经过,都要格外亲切地看上几眼。过年过节,一些村民甚至在树下摆上供品,祭奠老树。也有一些村民,把老树当作自家孩子的守护神,孩子出生后,就给老树系上一块红布。每当孩子过生日,都要给老树系红布。因此,一些老树身上,常会发现一些红布条条,在风中飘来荡去。

当村子有了这样一棵或两棵老树,与它朝夕相见,心里就会生出种安定感,就会觉得老树像位老人,天天守望着我们,让我们晨起暮归,过一种安定祥和的生活。只要老树在,心里就会踏实许多。对老树的那种眷恋,也会慢慢积淀进我们的血液里,让我们对老树有一种无法割舍的亲情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一棵老树,对于一个村庄来说,确实是难得的财富。没有了古树,村庄的历史就像断开了一样,找不到历史的联结点。一棵树经风沐雨,活上几百年甚至更多,成为一个村庄的象征,同样也是这个村所有村民仁爱之心的结晶。在它几百年的生涯中,随时都可能面临灭顶之灾。攀折,斧斫,水火,虫害,都可能让它中途夭折。但它因得到了村民格外的关爱,而度过了一个个关口,健健康康地活下来。

当然,我市有名的古树不少,像石莱镇白马寺的三棵银杏树,城区武装部的灵槐,天宝光化寺的三义柏和凤松等,都是不可多得的名树。但那些树不长在村子里,和村子里的老树没有关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