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礤石峪探幽  

2012-02-17 21:25:53|  分类: <汶水采芹>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毋庸置疑,徂徕山是一座历史名山。它的有名,不仅在于《诗经》中那句“徂徕之松”,更在于它古朴与本真的幽静。唐代,这里就因超尘脱俗的环境,吸引六位高人隐居于此,史称“竹溪六逸”。其中最为著名的,当属一代诗仙李白了。六逸的隐居,为徂徕山平添了许多的神秘与豪气,而吸引更多的文人墨客到此,一睹徂徕的风采。

  而徂徕山的美,主要集中在礤石峪,就像厦门的风光,大都体现在鼓浪屿上一样。

  礤石峪,地处徂徕山东南,与盛产樱桃的年家峪毗邻。如果说年家峪是世间桃源的话,那礤石峪则是世外的净土。这里数峰夹峙,古木参天,绿草红花,溪水潺潺。唐代,一代诗仙李白与孔巢父、韩准、裴政、张叔明、陶沔,曾在此隐居过一段时间。这里春天山花烂漫,夏日绿荫蔽日,秋日红叶飘零,冬日溪水融雪。竹影松风长年厮守,古藤橡树相映山溪。高大的银杏树,翘首远望山外来宾;娇美的姊妹松,结伴迎接远方的客人。礤石峪风光无限,再好的语言,也无法把它的美形容出来。

  如果到徂徕山游玩,最好选择在春天。早春时节,天气回暖,万物萌动。喜春的植物,已迫不及待地绽出花蕾,把娇嫩的芽拱出来。因此放眼看来,在以苍绿为主的色调中,泛出淡淡的新绿。山谷已从沉睡中醒来,山溪的水儿奏着叮叮咚咚的乐曲。树木都尽力将枝干张开,拥抱和煦的春风。等春天的音符一天天奏响,或红或黄的山花,便热热闹闹地开放了。这时,古老的紫藤便粉墨登场,唱一曲柔情蜜意的迎春曲。

  古藤在六逸堂下方不远的山溪里,原本攀在一棵高大的橡子树上,因橡子树枯死,横在沟溪上,古藤便跨溪而生。古藤的根部已是枯木丛生,现在活着的根部也逾百年,从枯死的根旁虬曲盘旋而出。几股粗根相缠相绕,共同攀附在枯树上,然后越溪而生。因此,当春天来临,古藤花开时节,但见山溪的西边,浓绿的藤叶生机盎然,团团藤花竞相开放,绝对是古藤、老树、鲜花的意境。老与新、生与死如此和谐共存,让人不得不叹服自然的力量。

  站在古藤前,人都好做一些联想。这棵古藤,从树形上看,说上千年也不过分。说不定当年的六位高人,还站在这棵枯死的橡子树下,欣赏过满树藤花的美景呢。也或许,六逸中的某个人喜欢紫藤,便从别处挪了一棵来,栽在这个地方。后人为纪念他们,便对这棵藤树格外细心地照看,致使它餐风饮露,一直活到现在。无论怎样,这棵树都成就了一片风景,让前来礤山峪的人觉得不虚此行。

  大约是2000年,泰安市林业现场会在新泰召开,与会人员就到了徂徕山,参观了礤石峪及年家峪。在礤石峪,我自告奋勇,领着几个泰安的客人到山溪里看古藤。看到龙盘虬曲的古藤,几个客人禁不住啊了一声。确实,无论对谁来说,这样的一棵古藤都称得上难得一见的宝贝。

  离古藤不远,便是十多棵数百年的橡子树。礤石峪的橡子树很多,六逸堂附近就生长着一大片。或长在陡崖上,或长在岩石间。树干粗黑盈抱,树冠摇曳婆娑,看来都是天然生成。而这十多棵老橡子树,却长在山溪东侧的山崖上。这些树树身粗大,屈曲有姿,树枝大多枯死。我第一次见它们时,正是盛夏。站在山溪的小路上东望,见它们高低错落,屈伸有致,粗黑的树身与周围碧绿的颜色相映相衬,蔚成景观。后来去礤石峪,总在静静地凝望它们,心里默默地祝愿它们一回,祝它们永远不被世俗侵袭,静静地做自己千年的风雨梦。

  平原上的一棵树,从小就生长在沃土里,汲取着丰富的营养,自然也长得快,长得高大挺拔。但等它们长到足够的材料时,就会被主人杀掉,换取当然的经济利益。也因此,它们的寿命往往不会太长。这深山里的树可不同,它们长在绝壁处,或陡岩间,将根深深扎入石隙间,用最坚韧的毅力,汲取最必须的营养。也因此,它长得并不高大,也不挺拔,甚至委身以从,屈服于自然的淫威,将身体左拧右曲,甚至委身于地。正因为它的其貌不扬甚至说丑陋,没有人打它的主意,连狐兔豺狼也对它不屑一顾。也正因如此,它才可以无忧无虑地活下来,虽活得很苦,但很惬意,也才一直没有打扰地活下来,直至百年千年。餐风饮露,吸取天地之精华,而身强体健,长寿千年。

  正是它的身处僻地,才避免了过多的人为影响,得以保留许多自然的景观。

  还有一棵高大的银杏树,站立在山溪东侧稍稍平坦的台地上。这棵树从一米多高的树干处分为两股,两股树干粗细、高矮、形状相差无几,如同胞出生的兄弟一样相互依偎。从远处看,就如两棵树合而为一,长在了一起,非常引人注目。

  徂徕山多松树,礤石峪也不例外。山峪两侧的山坡,绵延不尽的多是松树。在进礤石峪的山路旁,就有两棵高大的松树。两棵树并排而立,相映成景,很容易就让人起名为“姊妹松”。

  每次到这里,都不想离去,真想在这里住上几天,以慰对自然的敬爱之心。我的朋友中,也大都表示了这样的想法。我想,六逸隐居于此,或许正是这自然山水的吸引。以六逸的性情,身处这样的所在,真的会跣足披发,放浪山水。真的,在这样的地方,只想找块石头躺下来,鼻吸松香清气,耳听千年的松风,去除万千杂念,一心融入自然,籍着诗仙的放达,做一场无欲无求的逍遥游。

  礤石峪,心中一块永远的通灵宝玉,在思念的夜里,闪闪发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