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西岭就是东岭  

2012-02-17 21:24:41|  分类: 我的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现在,住在新泰城里的人都把城西的岭叫西岭,但我们村的人却叫它东岭。

原因很简单,我们村在岭的西边,新泰城在岭的东边。

其实这座岭有一个名字,现在的人都不知道罢了。听我父亲说,以前西乡的人到新泰城打官司,都要从紧靠我家的大路上走。那条路是当时西乡通往城里最便捷的路,每逢集市,路上的行人很多。打官司的人赶到这里时,走累了,大多停下来歇歇。歇歇的时候,双方还为打官司的事吵个不休。村里有位德高望重的老人,经常在路边乘凉。见有人到城里打官司,便多几句口舌,跟双方说明打官司的利害,劝双方和解回家。有的经过一番劝说,彼此让一步,一场官司就免了。有的任性固执,非要争个是非里表不可。但等走到岭顶上,一眼看见新泰城,心里才有些后悔。但箭在弦上,像武松上了景阳岗,没脸皮回去,就硬着头皮到城里。打官司的结果,往往是两败俱伤。回来的时候,走到岭顶上,心里就更加后悔。因此这个不起眼的岭,就有了个名字——懊悔岭。

这样一说,就等于告诉了你答案——我的老家是公岭庄。

公岭庄,一座很不起眼的村子,以前以贫穷和民风强悍出名。村里几乎没有一条像样的街道,房屋也是随形就势,有点想怎么盖就怎么盖的味道。从村中间的大沟算起,村北的正房都偏向东南,因此早晨比较早能看到阳光。村南的一大部分房子,则偏向西南方向,与村北的房子几乎有九十度的角差。村南有一条主街,街一边的正房偏向西南,而另一边的正房则偏向东南。也就是说,一边的北屋是另一边的西屋。而田地,大多为旱地,作物也多为地瓜、高粱,小麦并不多。因为地瘠人懒,以前粮食根本不够吃。在附近几个村中,公岭庄算是最穷的一个。姑娘找婆家,除非万不得已,是不会找公岭的。公岭庄的媳妇,很多都是比公岭庄更穷的,如北部山区的一些村庄。一些一表人才的小伙子,因为穷就打了光棍。我上高中的时候,全村的光棍还有十几个之多,而当时全村才有七百多口人。不过随着公岭庄日新月异的变化,这些人现在大多娶上了媳妇。

在我的记忆里,村里人偷东西是出了名的。夏天的麦子,秋天的玉米、地瓜。就连田里的一把柴火,也要去偷。那时,周围村庄的庄稼,每年都会损失不少。用老百姓的话说,有点不值么。但有什么办法呢?谁叫村里人穷呢?谁叫家家户户都缺衣少食呢?有一年,因个别村民一夜之间把邻村一块地里的地瓜秧偷了个精光,引起该村村民的报复。人家拿着棍棒、土枪、步枪,几十号人拥进村,像土匪进了村子,逢人就打,咣咣地放枪,吓得家家闭户,人人自危,直到公安出面干预。

那时,一岭之隔的东边,就是新泰城,包括城里、西南关、蔡家庄、西关等村。那时说起城里人,感觉不知要比我们好多少倍。跟人家比,我们像是二等公民一样。那时,人家工分值钱,人家有面吃,人家年终有钱分,人家穿着体面。城里的方方面面,都让我们自愧不如。那时我们的理想,就是做一个城里人,像城里人一样挣钱,过上好日子。因此,一些在城里或几个关找了婆家的,感觉就像买彩票中了大奖,一家人都跟着自豪的。

我小时候叫东岭的地方,其实那时人家就叫西岭。只是我第一次听人说起西岭的时候,迷糊了好一阵子才弄明白。

现在的西岭,跟以前真是大不一样了。我小时候,到岭上割草,整个岭上全是庄稼,庄稼地一直延伸到铁路边。我们找块草多的地割一会子,就会站在田埂上朝铁路上看。有时就把筐放在地头,专门跑到站台上玩,看火车哐当哐当地驶进站台,很是惊险刺激。才多少年,房子就盖满了岭。先是西南关的搬迁户,后来菜园、蔡家庄、城里的搬迁户也陆续在这里建房。一开始建的是平房,近年来一幢幢楼房也拔地而起,田地就越来越少。现在,仅剩的一点土地也都夹在房子之间,像上了年纪无人问津的老人,躲在角落里苟延残喘。

而东岭,也变得让人不敢认了。先是一条济新公路把公岭庄从中间一分为二,接着路两边盖起了座座三两层的门头房,开满了修理汽车的店铺。原先村东那条南北向的土路,也改头换面,一开始是十几米的水泥路。前两年,又铲掉破损的路面,整修成了现在宽广平坦的高等级公路。路两边栽满了花草,经营性楼房也随路而起。开发区一进来,把村里的土地陆续都占没了,开发区漂亮的厂房一眼望不到边,虽和村里人没有任何关系,但却让村子处在了一片赏心悦目中。因此打眼一看,公岭庄就跟城市融为了一体。而公岭庄原先的老房子,大多换成了砖瓦房,有许多人家还住上了两层的小康楼。当然,土坏老房子还有不少,只是都被挡在了新楼后边,外人不容易看到。像我老家的房子,就是原来的老房子,现在只住着我父亲一个人。要知道,同样的一个家里,二十多年前却住着整整十口人。

几十年的发展,让东岭和西岭真正成了一个岭,而不是泾渭分明的一条分界线。

现在,公岭庄的多数人,也和城里人一样,有上班的,有做买卖的,有打工的。当然,也有收垃圾的,捡破烂的。干得好的,日子自然和城里人没有什么差别,鸡鸭鱼肉已是家常便饭。干得不好的,日子自然还很难过。特别是那些年龄大且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,就特别不容易,吃饭都成问题,说起来让人心里发酸。且村风也不是很好,许多人家,往往儿子一结婚,就会把父母撵出来,让父母住在抬手摸着屋顶的老年房,不管他住的房子费了父母的多少心血。当然,这个不能一概而论,体谅父母、孝敬父母的也大有人在,毕竟我们生活在礼仪之帮,祖宗的那点规矩多少还有人惦记着。

其实在这一点上,东岭和西岭也相差不多。大家都生活在同样的社会大环境中,都互受影响。大家学好不容易,但学坏,什么东西都能学了来。从这一点来看,东岭也就是西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