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炸油条  

2012-02-13 20:09:17|  分类: <汶水采芹>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 这是我上初中时的事。

  那天放学一进屋,就闻到浓浓的炸油的香味。二姐站在床边,手里正忙着什么。二姐初中刚下学不长时间,家务活还不太会干,特别是做饭方面。那天她很安静地做着什么,脸上因兴奋而有些羞红。她的双手在面板上忙活着,面前的锅里,正冒着热腾腾的油汽。

  你在干啥?我有些疑惑地问。

  二姐笑笑说,炸油条。

  老天爷,二姐竟在家里炸开了油条,这让我对从小邋遢惯了的二姐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疑虑。刷碗扫地这些活都干不好,还炸油条?

  说实话,从小到大,我吃油条的次数屈指可数。吃惯了地瓜干煎饼、窝窝头、白菜渣腐、烂咸菜,乍吃一回油条,感觉是极为享受的。不仅在于松软的口感,满口的香味,就连咽下去的动作,都是那么的惬意。我带着对油条的好感趋到跟前,见二姐手边的盘子里,果然有七八根淡黄的东西,细细的,比手指头粗不了多少。这哪里是油条,油条哪里有这么细?

  看看案板上的面,也不像那么回事。人家炸油条的面,发得胖胖的、软软的,一拽多长。而案板上的面,则有点淡淡的青黄色。问问二姐才知道,她将面里放上了碱。平时家里蒸发面窝窝,我们总能见到母亲或大姐爱放上点碱。放碱是因为夏天面发得厉害,放上碱平衡一下酸度。二姐不知道这些,就照着母亲的样子,在没发好的面里加上碱。结果一加上碱,原本还有些软的面突然变硬,拽都拽不开。二姐没有办法,只好撕下一块面,用手团一下,捋长,然后放到锅里炸。怪不得炸出来的油条,跟手指头似的。

  我经不住诱惑,捏起一根吃起来。

  初入嘴,还有些大油的香味。接着,舌尖就感到种淡淡的涩涩的碱味。更主要的是,二姐炸的油条硬硬的,全没有人家卖的那种口感。我欲吐没吐出来,因为我看到了二姐脸上的兴奋。能为家里干活了,且别出心裁地来了这么一出,出乎家里所有人的预料,这应该是值得我们肯定的。我咬着油条,谨慎地评价了几句。然后看着她,把案板上所剩不多的面炸完。

  家里恐怕没人记得这件事了,但我忘不了。那时,因地刚分到户,家庭生活开始好转,二姐才有炸油条这样的条件。要搁在以前,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事。一是家里没那么多油让二姐挥霍,二是母亲也绝对不会允许。因为炸一次油条浪费的油,足够炒好几天菜的用度。我们那时虽小,也还算懂事,知道让父母少为我们操心。

  人这一生都要经历很多事,经事多了就有一些感悟,就会分清人世的美与丑、善与恶,就会懂得珍惜一些东西,放弃一些东西。二姐炸油条这件事,说给谁听都会笑话的,但细细咂摸一下味道,我还是感到了一丝淡淡的甜在里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