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邻家煎了咸鱼  

2012-02-13 20:18:53|  分类: <汶水采芹>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吃午饭的时候,外面飘来咸鱼的香味。这种味道绵绵的、暖暖的,让人嘴里一下子便生出许多津液,禁不住就咂了咂舌头。随后就明白,邻家煎了咸鱼。

  对一些人来说,咸鱼的香味代表了一个时代人们对幸福生活的追求。在生活困顿、物质匮乏的年代,咸鱼曾是人们满足口腹之欲的佳肴。咸菜吃够了,没有油水的白菜、萝卜吃够了,地瓜、渣腐吃够了,这时煎点咸鱼,就着新摊的煎饼饱饱地吃上一顿,就算那个年代的一种享受了。吃咸鱼时的那种愉悦,那种对生活的满足,那种幸福的感觉,是像刀扎进肉里那样切肤的。所以对很多人来说,不管生活发生多大的变化,物质多么的丰富,对咸鱼香味的记忆,是永远不会灭失的。

  那时若闻着谁家煎了咸鱼,人们好说这样一句话:就着这些香味,也能吃几个煎饼。是说鱼香对人们食欲的诱惑。在那个年代,咸鱼的香味比其他任何东西都传得远,也更能刺激人们的食欲。

  我小时候,家里兄弟姐妹多,温饱自然谈不上。但记忆中,倔强的母亲每天都挎着个箢子,双脚步量着去赶集。从副食品柜台或其他地方买些紧缺的物品,然后拿到集上卖,挣点利钱。为了孩子,她每天都透支着精力和体力。那时,像小家雀一样年幼的我们几个小的,总好站在村头的大路上,向城的方向眺望。稍稍大点了,我就领着弟弟妹妹去迎。有一次我和同学到城里玩,回来时,竟发现五岁的弟弟领着3岁的妹妹,在铁路货场的一个卸货平台上等母亲,离铁轨仅有几米的距离。那时虽小,也心疼弟弟妹妹,忙把两人领回了家。虽然大部分时间母亲什么也没买回来,但看见母亲,我们总是很高兴,牵着母亲的衣角回家,因为我们的母亲赶集回来了。

  在母亲买回来的东西中,有时就有用草纸包起的咸鱼。

  看到咸鱼,我们的心就飞了起来。于是在一阵雀跃中,等着吃上一顿有煎鱼的晚饭。

  那时吃咸鱼,除了在铁锅里煎,还常放在火上烤,或埋进摊煎饼的灰堆里。那时的咸鱼干干的,直挺挺的。从一堆咸鱼中选一根自己喜欢的,往摊煎饼的草灰中一埋,一会儿工夫,咸鱼的香味就跑出来,引得人的津液源源不断地溢出来。等到差不多了,就从灰中将鱼拨拉出来,在干净的地方摔摔,然后将鱼夹到姐姐新摊的煎饼里,跑着跳着唱着到外面吃。那时真好啊,一条咸鱼就让孩子像过年一样高兴。

  因买回来的鱼有限,而吃饭的嘴巴又多,往往一斤鱼只吃一两顿。为多享受几次有咸鱼的生活,哥哥们便经常偷着藏起几根,然后躲到外边吃掉。等到我知道了哥哥们的把戏后,也学着将咸鱼藏在棉衣里,或被子下。现在想来,那时真是单纯得可爱,也让人可怜得慌。

  现在,每逢到集上买菜,总爱转到咸鱼市上看看,看有什么中意的咸鱼,好买一点回去。这几年,各种各样的咸鱼我可谓买了个遍,但不知是自己的胃口变了,还是鱼的质量不行,我一次也没吃出童年时的香味。有时闻着是那个味道,但一吃到嘴里,就没了那种感觉。

  童年真好啊,童年的任何一种东西都那样让人刻骨铭心,那样难以忘怀。咸鱼,原本是极为平常也极为廉价的东西,却因为点缀了我们的童年,而让我们用一生的情愫来回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