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挂在墙上的锄头  

2012-02-13 20:13:18|  分类: <汶水采芹>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墙皮脱落了,露出层层深褐色的土坯。铁锄蒙着灰尘和铁锈,静静地挂在墙上。长长的木柄早已脱失了汗渍和油滑,风化成不堪一握的模样。老屋老了,父亲老了,挂在老屋墙上的这柄铁锄,也老了。

  每次回家看到它,我都会静静地站着,看上那么一会儿。然后等着眼光迷离,透过记忆看属于铁锄的岁月。

  这柄铁锄和其他农具一样,是农业社会必不可少的工具。就像人在社会上会扮演不一样的角色,铁锄也有自己与众不同的功用。锄草、耪麦茬、松土,铁锄的作用显而易见。铁锄总是和季节紧紧联系在一起。从春末到秋种,它总在最恰当的时候被派上用场。初夏,几场雨后,地瓜和玉米地里的草就星星点点地钻出来,尔后迅速地生长、壮大。如若任其蔓延,瘦弱的秧苗很快会淹没在草丛里。这时,铁锄就粉墨登场,大显神通。一通与土层最亲密的接触之后,杂草便东倒西歪,一片片躺在垅上。太阳一晒,秧苗就成了主角,排成整齐一致的模样。如果雨下得勤,草长得旺,还得锄二遍三遍。因此,玉米、花生、地瓜、豆子、芝麻等田里,只要是锄草的活计,总少不了铁锄的身影。农民走到自家的地头上转一圈,觉得草已长得不像样了,就回家扛上锄头,然后一头扎进自家的地里。

  锄地是个力气活,还是个技术活。光会下力而不会技巧,是锄不好地的。你想,草就跟庄稼紧挨着,有的还跟庄稼长在一起。如果不会锄,要么把苗子锄掉了,要么锄不干净。锄头又不长眼睛,全靠锄草人的经验、感觉。要将每棵草都剔除,且不伤及禾苗,确实不是件容易事。

  那时,铁锄是农民的另一只手,沿着一定的方向,把农民憨憨的力气深深地扎进地里,将杂草毫不留情地连根斩断。然后随着农民的手,成千上万次地重复同一个动作。因此,锄头被土地磨得锃明瓦亮,锄柄也被磨得光滑圆润,像农民刻意打磨的艺术品。

  那时,我是个孩子,爱跟在大人身后,把锄掉的草拢起来,抱到地头。后来,我有力气使唤一把铁锄时,就学着父亲的样子,从地头开始锄起,慢慢走进畦子的深处。一开始,虽十分小心谨慎,但总会锄掉一些秧苗。然后是父亲的多次示范,直到基本掌握要领。那时,锄不上十米八米,人就累得腰酸背疼。每当扶住锄把朝畦子深处张望时,心里总要升起一种难言的愁绪,愁自己是不是会过一辈子这样的农民生活。

  弯腰弓背锄地的时候,坐在地头休息的时候,父亲想不到,我也想不到,有一天铁锄会被挂在墙上,成为农业生活的记忆。随着土地被工厂占据,铁锄和农民一样,失去了用武之地。父亲坐在泛着瓷光的楼前,看着变成了楼房和车间的土地,惟有用回忆来咀嚼过去的生活。而铁锄,也只好挂在墙上,用一种受难的方式,来纪念曾经辉煌的岁月。

  现在,老屋老了,周围挤压着一片简陋的搬迁房;铁锄老了,像受难的耶稣般挂在墙上。父亲握着长长的烟杆,坐在门内吸烟的样子,就像他握着锄柄站在田里,总让我无限伤感。铁锄扛在肩上的日子,父亲是多么健壮,多么的英气逼人啊,嗵嗵嗵地出门,嗵嗵嗵地回家,坚实的身板,像院子里那棵大杨树。但现在,父亲只是影子一样,很委琐地坐在马扎上,静静地迎候每一个日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