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对一处景点的怀念  

2011-10-25 09:46:37|  分类: <汶水采芹>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翻看旧版重印的《新泰县志》,有关歌咏新泰八景的诗文竟占了相当大的篇幅。我自小长在新泰,对新泰的山山水水也算得上耳熟能祥,对所谓的八景也多有所拜谒,但很多时候,心里却难生发古人之于八景的怀恋和赞叹之情。特别是一条汶河,现在我每天都生活在它的身边,算得上每天都相见的老朋友。但那条充满了无限诗情的“汶水拖蓝”,却总像是梦中的东西一样,于我隔了不知有几百年的感觉。那条拖蓝的汶水,哪里去了?

拖蓝的汶水,到底是一种什么样子呢?沿着地砖铺就的河边小径漫步,我努力想象它原来的样子。最起码,它的河床是弯曲的,它的水是清澈的。它的上边是蓝蓝的天,蓝蓝的天上飘着白云。它从新泰城边流过,就像这座城市的脐带。不仅带给这座城市干净丰沛的地下水,更带给它绵绵不绝的文化营养,带给这个城市一些诗意的美。以致于一提到这个城市,人们立即会想到这条河,想到这条河对这个城市的不可或缺。

还是用这样的诗来说明汶河给人们的滋养吧。“环抱康城瑞气融,沙洲雾起渐朦胧。平阳雉堞青霄外,新甫山林水镜中。天上银河疑倒泻,人间玉带曳长空。清风卷处浓烟静,一派蓝光可贯虹。”(韩升魁之《汶水拖蓝》)汶河就像一件家珍,是值得与人夸口和炫耀的景观。虽然朴素,却充满了自然的灵气之美。读到这样的诗文,就是个自然盲,我想他也会禁不住这种诗文的诱惑,非亲身一游不可的。人心都是向善向美的,对这样美好的事物,怎能辜负了它的一片清纯呢?但现在,这样的河到哪里去了?

我的一些朋友都是土长土长的汶河人,从小依河而居,自小就在汶河里游泳、嬉戏、捉虾、摸鱼。对他们来说,汶河可谓真正的母亲河。与他们谈话,口中念念不忘的是过去汶河的清水、鱼虾和两岸白沙绵绵的河滩,还有那一眼望不到头的杨柳林子。他们只是些凡夫俗子,既不会写诗也不会赏景,也就难以说出汶水拖蓝是种什么样子。但从他们那忘我的神情里,从他们那回忆往事时的笑容里,还可以感受汶河的美。当然,在汶水拖蓝的年代,河水是清澈见底的,景色是如诗如画的。不过,对于文人雅士,站在嶅山上看汶河确实是一景;而对生活在两岸的百姓来说,汶河不折不扣是他们的衣食父母。来欣赏景色的人,景色不好可以走开不看;而世代居住在这里的乡亲,你让他们到哪里去?

有时想起汶河,或读到有关它的诗文,真愿相信那些所谓的拖蓝只是古文人的一厢情愿。但事实就在那摆着,即使想否认也否认不了。才多少年的时间啊,汶河就变成了今天的样子。就像一个十七八岁衣着艳丽的姑娘,转眼间变成了衣衫褴褛的乞丐,怎能不让人心疼得掉泪?怎能不让人对两岸百姓唏嘘?怎能不让我们对所谓的进步和发展心生一丝疑义!

曾经在偏远的山区,把自己整个地泡进一条河里,头枕着细细的白沙,清凉的河水在身子底下麻酥酥地浸着,流动的河水触摸着身上每一个毛孔。一边望着头顶的蓝天、白云,一边感受着河水带来的那种舒适与惬意。那是一种生活,一种享受,更是一种境界啊!

而何时,才能在汶河里,享受这样的人生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