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条大河向西流  

2011-10-25 09:38:42|  分类: <汶水采芹>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知道,这曾经是一条非常美的河流,历史上一个著名的景点就出在这里;我也知道,这条河现在已病入膏肓,被现代文明折磨得奄奄一息。作为一条源远流长的河流,古往今来的史书中多有记载;作为惟一一条自东向西流的大河,它因为独特的流向而吸引众人的目光。但现在,它老了,病了,病得不像一条河,而只是一条可怜的臭水沟。大汶河,养育了几百万人民的河啊,在今天,快要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。

你逆流西上的河啊,你青青碧碧的“汶水拖蓝”,跑到哪里去了?你坦坦荡荡的性格,跑到哪里去了?

因为有了这条河,才有了名噪几百年不衰的新泰八大景之一——汶水拖蓝。汶水拖蓝到底什么样,我们现在已无法一睹它的真容,而只能想象它的样子。我们不妨想象一下。此景要么在秋天,要么在初春。秋天天清气朗,夏季的雨水一直流到深秋,还浩浩汤汤地流个不停。只不过因天冷的缘故,水变清了,清得能看得见水底的草,鱼和流沙。水像流动的冰晶一样透亮,而静静的流水又使水面像面镜子一样的平整。这时,水是清的,天是蓝的。蓝的天映在水面上,使水面也显出一样的蓝来。而这蓝色又是流动的,长长的,从远处较高的位置看起来,确实像条飘动的带子。这飘动的带子,映衬着两岸植芹的农人,确实是一幅难得的图画。因此,给它起一个“汶水拖蓝”的名字,实在是高妙得很。我相信,它绝对是一方胜景,要不不会有那么多的文人雅士,频频以华丽的诗文来讴歌它。你翻看一下旧版的新泰县志,就会知道这些景致到底有多美,到底如何的让人流连不舍,不惜文墨了。

现在,站在这条中国独一无二的大河边,想象着它曾经的美丽,心里是刀绞一般的疼。

这些年出发,每当从汶河上经过,总要在心里摇头。恐怕不只我,看到黑黄色的污水漠漠流淌时,大家可能都有这样的感慨。汶河,事实上已成了一条排污沟。从一条养育了两岸人民的母亲河,慢慢变成一个肮脏恶心的乞丐,让谁心里都不会好受。

汶河,她原本是有尊严的。这尊严,来自于她它不屈的性格,来自于她那坦坦荡荡的情怀,来自于它那千百年来形成的习性。但现在,她的尊严被踩在世人势利的脚下,成为世人争夺利益的牺牲品。我想,无论经济如何发展,人民的生活如何富足,都不如有一条清清亮亮、干干净净、自然优美的河。毕竟,它是我们的精神源泉啊!

三十年前,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,站在一条清澈见底的河里,和他的同伴抓小鱼、小虾,玩得忘记了时间,忘记了自我。那时,这条河有宽宽的河滩,河滩是一片平坦白净的河沙。河水从东侧的岸边流过,柳树白胖成团的水生根须在水里摇来摆去,像一条条游动的怪鱼。那时那条河还没有改造,是一条自自然然的河,它顺形就势,划着好看的弧线,从上游一路奔来。那时,那个孩子望着河水默默地流向远方,不知它从哪里来,会流到哪里去。那条河叫西周河,是汶河的一条支流。那个男孩子是我,对自然充满了惊喜与好奇。

现在我坐在电脑桌前,望着电脑屏幕,汶河的几条支流在头脑中总是有两种样子。一种是乡村版自然本真的河,河水清清亮亮,虽说不上是“锦鳞游泳”,也是“郁郁青青”。它没有被改造,有自然的河堤,有白白净净的沙摊,有差参错落的岸柳,有长年不断流的清清河水。一条是工业文明版扭曲变形的河,河岸被人为改造,河水浊臭不堪,河沙被乱采滥挖,河水时有时无。比如西周河,比如平阳河。

小时候,河水也有浑浊的时候,但那都是洪水暴发的缘故。雨过天晴,河水会慢慢变得清亮,终于清可鉴人,成为人们洗衣、浇园、生活的用水。那时的人们,绝想不到几十年后,河水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出现,不仅不再是他们的生命之源,且变成了扼住他们生命咽喉的无形“杀手”。这些年,西周河、平阳河两岸,得癌症去世或正在得癌症去世的人,正以惊人的速度增长。当癌症病人躺在床上,回望自己的一生时,他们很少有人想到,曾经养育他们的河流,已变成了置他们于死地的杀手。

现代社会,钱成了一切行为的指南。只要是钱,不管偷的,骗的,抢的,丧良心弄来的,只要弄到手,就是好汉。而无论有多高的学识,多高尚的品德,多好的修养,如果没钱,会被人瞧不起。唯利是图和急功近利,养成了现代人的短视。什么事都只顾眼前,而不考虑长远,不考虑友谊,不考虑道德,不考虑一些传统的价值。当然,这只是一时的社会现象,但这社会现象造成的后遗症,会用多长的时间来消解?又会用多少的代价来重建呢?就像这汶河,把它污染透了,弄得七零八落,再想恢复它的本色,它原来优美的样子,不花大代价,没有几代人是不行的。

想着这样的两条河时,我不知该诅咒谁。是谁让汶河变成今天的模样?是谁?显然不是一个人,也没有哪一个人有这样的本事。怨经济发展?显然不太公平。因这些年的经济发展,大部分人的物质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,人们基本上衣食无忧。怨排污的企业?应该怨,也不应该怨。虽说是企业排污直接导致了河水污染,但为何这些企业如此肆无忌惮?寻根求源,我却难以找到一个确凿的答案。

有时我想,我们那怕只挣一分钱,也一定是对自己有益的,对环境有益的,对社会有益的,对子孙有益的。我们宁愿做身心俱净的穷人,也不愿做脚底流脓的富人。因为环境不是我们的私有物品,它是人类共有的财产,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最基本的保证。假如我们连环境都保证不了,我们发展经济有什么用?我们过上富日子又有什么意义?且环境这样的资源,破坏它可能只在一瞬间;若要造就它,却不知要费多少代价,下多少工夫,费多少事!

因此,从这个意义上讲,我们对自然应该永远怀有一颗敬畏、爱护之心,用我们的整个身心来呵护它。让它以本来的样子,坦坦荡荡地造福人类。

想象自己躺在清清的、浅浅的汶河里,任流水碰触每一个毛孔,任小鱼碰触我的脚丫。我知道,那不仅是小鱼的家乡、我的家乡,更是我的精神家园。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