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汶水采芹  

2011-10-25 09:34:00|  分类: <汶水采芹>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、上天赐与这片土地美芹

汶河两岸那一望无际的芹菜啊,今夜,蓬蓬勃勃地长满了我的思念。

那么不起眼的一种植物,那么平常的一种蔬菜,却以最质朴的身姿和情怀,赋予我一个个不眠之夜。你娉娉婷婷的身姿,总散发出一种质朴的妩媚;你顾盼有神的眼睛,总会充满我青春的梦。让我在一遍遍忆念中,咀爵你的雍容和华贵,品味你的纯静和柔美。我知道,无论何种语言,都无法把你的精彩写出来。但我仍不揣冒昧,把对你的思念,对你的爱恋,如汩汩泉水,流淌在浅浅的笔下,流淌在一个个干巴巴的键码上。

你是上天赐与这片土地的尤物啊!你是汶河养育的精灵!要不为何那么亭亭玉立,那样妩媚动人,那么让人难释情怀!

鲁中这片高高低低的山岭,孕育了租徕之松和新甫之柏,也孕育了弯曲西流的汶河。汶河如血脉般纵横交错的源头,那片被我的先人耕耘得坦荡绵软的土地上,碧绿的芹菜随风张扬。芹菜,普通得就像河边的草,却以它的质朴与顽强的生命力,养育了汶水源头我的父老乡亲。

今夜,我惟愿做衣袂飘飘的长风,藉着对故乡的忆念,飞过每一条田埂,每一片菜地,用真诚亲吻这里的每一棵芹菜,每一个乡亲,送上我内心真诚的祝福。

二、用汗水浇灌的芹菜

芹菜,汶河水浇灌长大的芹菜,青枝玉叶的躯体纤细柔美,又脆又嫩的品质让人回味,是在菜农的汗水里泡大的。芹菜是吃水的祖宗,一天不浇都不好好生长。而二十年前,菜农都是用拔斗一下一下地提水浇灌。从育苗开始,菜农就要使上全部的心劲侍弄它。育苗时,得将地刨松弄平整了,然后将种子掺上细土,很细致地撒到畦子里。等到苗出齐了,长出几个叶子,就要每天浇水,真可谓一天不落。长到十多公分的时候,就开始整好畦子,移栽小苗了。移栽小苗,就像栽水稻一样,需要一定的间距,既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。这又是个技术活,弄不好就会影响产量和品质。等小苗全部栽进大田里,菜农们就开始了每天必须的工作——给芹菜浇水。每天天不亮,你就会看见勤劳的菜农,提着拔斗,从自家菜园地头的井里,打水浇菜。这个时候,你看不见人影,只听见哗哗的流水声,不断地在这里那里响起。等天放亮了,一亩地或更多的菜就浇完了。而这样的工作,一直持续一两个月。因此,新泰芹菜的香脆,里面或许更多地融进了菜农的心血和汗水。现在,一些人家的地头上接了电,安了潜水泵,只要一按电源开关,水就从井里被抽上来,菜农再也不用一斗一斗地从井里提水了。

夏日的骄阳下,人们都躲在大树下、屋后墙乘凉,而菜农,却趁着天热,和他的女人,在地里侍弄芹菜。头上虽流汗如雨,但夫妻却一前一后,相跟相随。偶然间,还会有热辣辣的目光,从男人或女人的眼里流出来,流进对方的心里,让人像喝了蜜一样甜,再也不觉得干活是受罪,而是种极好的享受了。

汶水两岸的芹菜地是连成片的,一户种芹菜,其他的都种。所以,一片地就是几百亩甚至上千亩地。抬眼望去,全是一色的芹菜。初冬时节,勤劳的菜农便将畦子的周围打上一圈土墙,再在上面盖上草苫子。早上将苫子揭去,让芹菜接受阳光的照射。等到傍晚,再将苫子盖上。每天都重复这样的活计,直到地里的芹菜被剜出来,在水里洗掉泥,上市卖掉为止。

芹菜有夏秋冬之分。一般夏天的芹菜麻麻的,味道远没有冬天的好。如果做菜的话,一般要放进热水里焯一下。而秋天的芹菜,跟冬天的芹菜个头上相差不大,但口感上、味道上远不如冬天的好。芹菜跟一般菜不一样,非得经过霜期,味道才出来,也才脆、香。

三、剜芹菜的时候就想唱歌

芹菜收获时节,是汶河两岸最热闹的时候。一眼望不到头的芹菜园里,菜农都在各家的地里忙活。菜园小径间,随处可见他们忙碌的身影。这家夫妻正低头剜菜,那家的男人已骑上摩托车,或开上农用车,将芹菜送到城里的集市上去。剜菜的、洗菜的、运菜的,地头河边碰头,路上集上相跟。从初冬开始,汶河两岸就进入了收获季节。

其实天一转冷,芹菜一被圈进棚里,菜农就开始盘算收获的事了。这时芹菜已不大用浇了,个头也长得差不多了。只等在棚里捂上那么一段时间,经经霜冻,这芹菜的香脆就出来了。这时,菜农就考虑起菜,弄到城里换钱了。

在起菜之前,菜农一定好好歇两天,以养精畜锐,来对付收获芹菜的劳累。这两天,菜农可以准备剜菜的用具,并将起芹菜前后的细节在脑海中过一遍。这时的汶河水已很文静,甚至有点落寞,像下了蛰的蛇一样悄无声息。而当收获来临的时候,汶河边将变得异常热闹。

一旦决定收获,菜农就带上妻子儿女,赶到菜园里。因为卖芹菜要赶早集,所以菜农一定在前一天下午剜菜。菜农小心地将苫子揭去,深深地弯下腰,然后用扁长的菜刀,小心地将第一棵菜剜起。将根上的土敲掉一些,然后小心地递到女人手里。然后是第二棵,第三棵。菜农剜菜,宛如侍弄自己的孩子,总是小心翼翼,怕弄掉了叶子,弄断了细杆。菜农的女人,很配合地站在一边,接过男人递过来的芹菜,小心地将其放进菜筐里。等剜得差不多了,菜农就直起腰,很满意地看着自己的芹菜,像看着自己长大的孩子一般。

这时,兴致很高的菜农,就想喊上两嗓子,或唱上几句。于是在芹菜墙子里面,羞涩的歌声便时断时续地飘出来。歌词一定含浑不清,调子也说不上悠扬或婉转,但那份丰收的喜悦,那份成功后的幸福,却实实在在。

剜好了菜,男人就可以回家了,好好地睡上一觉,赶第二天的早集。菜农的女人趁这工夫,就将剜出的菜推到河边,趁着白天的汶河水不是太冷,将菜根在汶水里洗净。于是在汶河两岸,你不时可以看见三五个女人,将自家的芹菜一棵棵从筐里拿出来,再一棵棵地洗净,然后一棵一棵地装进筐里。女人们一边洗菜,一边扯闲篇,你一句刚说完,那里又有一句接上。都是嫂子弟媳,大娘婶子,说话觉得亲热,干活觉得有劲。手冻红了也不觉得水冷,脚蹲麻了也不觉得累。想到手里的劳累将要变成一把钞票,而这些钞票又可以置办东西,买各种年货,虽苦虽累,心里也是甜的。一年的辛苦马上就要变成现钱了,菜农不就盼着这个时节吗?

四、坐在芹菜地头的孩子

那个坐在地头看父母剜菜的孩子,几十年后,对独自坐在地头的茫然与胆怯,是否还有一点记忆?

风像调皮的孩子一样吹来,让你感到那样的陌生;晴好的阳光晒在脸上,让你感到无助的惊恐。惟有那个熟悉的身影,在地里,在芹菜中间,旁若无人地劳作,忘了她的孩子,忘了她的责任。等到哭声在地头响起来,零乱的脚步才跑过来,粗糙的大手才伸过来。于是,置身于温暖的怀抱,你才像个老谋深算的骗子,甜蜜地笑了。

坐在芹菜地头的孩子,后来就蹒跚着脚步,跟在母亲的身后,跟母亲手里的芹菜做朋友。小手摸一摸,小手攥一攥,小手抓着芹菜摇一摇,就像摆弄他的玩具。

在窄窄仄仄的田埂上,在齐齐整整的菜园里,孩子那双纯净如水的眼睛,脸上写满对芹菜的惊奇。被笆斗牵动的时光,流水一样逝去。那光身赤脚的孩子,和着笆斗的吱呀声,随着芹菜一起长大。

跟芹菜一起长大的孩子,身上沾染了汶河的灵气;那澄明清澈的心田里,始终留存着芹菜的质朴与诚实。一生一世,不愿做仆做奴,不愿奉迎拍马,不愿颐指气使,更不愿为虎作伥。只愿如一棵芹菜,在汶河母亲的怀抱里,傻傻地做人,快乐地成长;只愿化为一棵美芹,在汶河暖暖的风里,收获翠绿的生命,收获冰清玉洁的品格。

五、想家的时候就想想家乡的芹菜

家在汶河边,那里有劳作的父亲母亲;家住汶河边,那里有一棵棵充满灵气的芹菜。与芹菜一起长大的孩子,在远离家乡的时刻,突然就转回身,对着家乡那大片大片的芹菜,俯下身子,给予芹菜深情一吻。

他知道,吻别芹菜,就是吻别他的母亲;芹菜在菜地里随风摆动,就像他的母亲站在村头张望;他的身子走出家乡,但心会永远牵挂他的母亲,牵挂养育他的故乡。

在漂泊的日子里,在困惑的日子里,在失意的日子里,在彷徨的日子里,在离开家的所有日子里,只有芹菜,会不时从心里走出来,添舐他流血的伤口,抚慰他创伤的心灵。然后把一双温暖的手放在他的额头,让他做个甜甜的梦。

那个被母亲放在地头的孩子,那个抚摸芹菜的孩子,那个背着书包上学的孩子,那个远离家乡被思念折磨得流泪的孩子,在每个孤寂的夜里,都会看见汶水边的芹菜像母亲一样,永远忙碌地站在那儿,心朝着孩子前行的方向。那个孩子,每时每刻都体会到来自家乡的祈求,体会到那种由芹菜生长出的无私和真诚。他知道,这种亲情,需要他用一生的情愫来回味,来忆念。

因此,想家的时候就会想起芹菜,想起芹菜给予自己的岁月,想起芹菜那宁折不曲的性格。

    六、娶位美芹一样的女人

激情在山花中烂漫,爱情在羞涩中孕育。摇曳在汶水河畔的美芹,每一根细杆都清脆饱满,每一片叶子都鲜艳欲滴。它清亮的肌肤炫人眼目,它摇摆的枝叶顾盼生姿。天晴了,水绿了,那一大片波涛般的美芹,引发人们多少的情思!

那个立于翠绿丛中的女孩,那个笑声如银铃般的女孩,那个被春风羞红了脸的女孩,转过脸来,冲着汶水就是一串清凌凌的歌声。

清脆的歌声越过汶水,喊醒了隔岸男孩的心。汶水养大的男孩,面对如美芹一般的女孩,眼光迷离,怦然心动。

夜在无眠中变得灿烂,空气中流动着艾叶的清香。荷花在轻轻的呼喊中开放,溪水在心房中丁冬作响。汶水养大的男孩,任隔岸女孩在脑海里出出进进,任一具满含青春活力的身躯,在寂寂的夜里辗转反恻。

当雁阵在天空排起了长队,当汶水边的老柳脱下了绿衣,当翠绿的芹菜被农人剜离土地。在秋水一般的目光里,汶水男孩越过汶水,款款向着如芹的女孩走来。

我来了,我心仪的女孩;

我来了,我翠绿的生命!

男人牵了女人,如同捧着一棵美芹。女人随了男人,如同逐水的轻舟。一声唢呐,迎来红红的花烛;一对鸳鸯,见证浓情蜜意。从此,看不够山川景致,听不够莺哥燕语。从此,汶水河畔,男人刨地,女人撒种;男人担水,女人浇园。汶水能流走日月,却流不走男人与女人的爱情。

七、带着感恩之心来汶水采芹吧

挺拔婀娜的身姿,青碧翠绿的枝叶,淳香爽口的滋味,清脆无瑕的品格。汶水边的美芹,不屈的性格让人钦佩,优美的品质让人回味。因此,当一双勤劳的手把你从地里剜出来,然后小心地捧在手心,注定像捧着自己的女儿;那张注视你的脸庞,注会会被你映得满面生光;那双在汶河里洗芹的双手,注定像一个母亲,把自己的女儿精心化妆。然后,让你像位美丽的新娘,嫁上集市的菜台。

来汶水采芹吧,带上邻家的妹妹,带上朴实的哥哥,再带上那条没有名字的黑狗,让它摇着忠诚的尾巴,为我们带路。

来汶水采芹吧,这里有弯腰劳作的农人,有提蓝走在田埂上的女人,有谁家女儿开怀的笑声,还有少女羞涩质朴的歌谣。

来汶水采芹,需要你有一颗纯净之心,一颗虔诚之心,一颗悲悯之心。这样,在你置身的地方,在你目光所及之处,汶水边的芹菜才会自由快乐地成长,长成你生命的风景,长成你生命的分量。然后,和着汶水的细流,唱一首流传千古的歌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