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暮谒青云  

2011-10-25 09:30:46|  分类: <汶水采芹>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青云山像位老朋友,天晴气朗的日子,抬头就能看见。

在暮色轻风一般袭上来的时候,我却如约一般,轻轻地走向它,虽然青云山已有些朦胧,冷冷的风吹到脸上,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开始回家。

暮色像一张大网,将天地间的一切都罩在里面,包括我,也包括青云山和青云湖。冷冷的雾汽从身边飘过,轻轻的,淡淡的,似有还无的样。脚下,湖水轻缓地拍打着岸边,像慈祥的母亲拍打怀中的孩子。远处的湖面上,两艘喂鱼船突突地,向着岸边游曳,跟眼前的景色是那样的不和谐。徐徐的雾汽像是给湖面穿上的轻纱,依依不舍地伏在水面上,薄薄的一层。北风像调皮的孩子,拖着轻雾在水面上走。雾汽又像是被人从高处撒下来,一团团地铺在水面上,又一缕一缕地被风吹走了。

站在青云湖西岸,我的面前是一片辽阔的水域。远远看了,青云山只是露出它的轮廓,一副昂首东南的样子,像平坦的土地上长出的一墩嫩芽。青云湖水被凛冽的北风吹着,层层地向岸边荡来,把对岸的青云山衬得像梦幻中的海上仙岛,有了一点神秘莫测,不由让人感到几分亲切。站在清波鳞鳞的湖边,遥望青云山,心里油然而生的是莫名的激动。这座在人们口中流传了千百年的山,这座让孔老夫子也心仪的山,以它的浑然天成和独特景观,引发无数人的登临,而以篇篇诗文讴歌。

青云山,你现在还好吗?我在心里这样一遍遍地问候。

虽然看不清青云山的面目,但却能想象它质朴无华的样子,它如鸟如兽的石头,它浅浅淡淡的沟壑,它稀稀疏疏的树木,还有像疮疤一样的几个石窝。千百年来,总有一些人,想方设法要改变它,或砍伐林木,或开山打石,让自然精灵的青云山,变得满目疮痍。更有一些所谓的官员和乡绅,自以为聪明地在山上修那么一些小庙,为自己和教化的民众塑一些所谓的神灵。其实青云山本身就是大自然的杰作,是自然造化的宠儿,任何自作聪明的无知之举,都只会对它造成损害。幸运的是,青云山以它的博大,容纳了世人强加给它的种种不是,而巍然屹立在我注视的目光里。

像大地举起的一个巴掌,青云山直梭梭地立在平地上,向来自远方的客人招手。那块耸立千年的石壁,是一个达观而又执著的老者,用坦坦荡荡的胸怀,迎接着四面八方的来客。千百年来,不知有多少人,怀了怎样的目的,来到这里,或登上山庙,跪拜神灵,或登高望远,看那条蜿蜿蜒蜒的“汶水拖蓝”,或赋文作诗,抒发怀国忧民之情思。那些所谓的达官贵人,登临此处,总有志在青云的抱负。要不,为何将独一无二的“嶅山”,改为如此俗气且多有雷同的“青云山”?

古时青云山环了一条玉带,现在则拥着一颗明珠。浩淼无际的水域,是一个时代人民战天斗地的结晶。近两年充沛的降雨,让青云湖真地成了碧波万顷。暮色中,大坝像个巨大的隐士,只露出一线的身姿。因了这片水域,青云山越发显示出峻拔直上的雄姿。古时的新泰八大景不知是谁的主意,如果他看了这样的景致,管保会起一个类似“青云怀玉”的名字。

在这暮色渐浓的时候,青云湖边廖无人迹。喜欢热闹的人们,没有谁在这个时候还会停留在这里。沿着公园草坪间的方砖甬道,一个人慢慢地走,心里竟涌上一种孤独;灯光映照下的几棵绿化树木,也有点落寞的味道。突然觉得世界是那样地静,内心是那样地静。每走一步,仿佛离真的自己都更近了一步。透过那一份静,可以揣摩揣摩自己,回顾跌跌撞撞走过来的岁月,自己与这个世界的关系,以及对待这个世界的态度。就觉得,人这一生,该坚持的还得坚持;不屑为之的,仍可以不屑为之。世界是大家的,但生活是自己的,没有必要在乎别人的看法,更没必要为世俗而改变本我。世人没有必要都成为摇尾乞宠的狗,而应该有一些桀傲不训的鹰,一些自命清高的鹤,和一些我行我素的麻雀。自然是多样的,人生更应如此。惟有此,世界才会绚烂多彩,不拘一格,才会更加让人热爱,让人倾情。

公园里虽只有我一个,但甬道上的路灯,树底下的彩灯,以及高高的照明灯,都默默地亮着,这让人瞬间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。现代文明真好,它可以让一处贫瘠的山坡变成一处公园,短短时间发生脱胎换骨般的变化,而且让这地方的黑夜不再黑暗。也让我这样一个散淡的人,在这样空寂的地方,能一个人从容地散步,而不必担心一些让人害怕的事。在这样的地方,享受现代文明带来的轻松,突然觉得拥有自己的时候已经好久没有了。我们整天忙忙碌碌地活着,为工作,为亲朋,为面子,为身份,惟独没有自己,那个本真的“我”。真是怀念年轻气盛时,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,对什么都不在乎,天马行空,想怎样就怎样。想想人也真是,年轻时都是满怀着理想、抱负,有远大的志向、目标,对国家、民族都有种近乎宗教般的崇敬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终于不断地向世俗妥协,不断地把自己磨圆,磨滑,不再有任何的棱角。有时为了一官半职,甚至做出些连自己都瞧不起的事,拍马溜须,阿谀奉承,极尽巴结之能事。而一旦到了某个位置,对上奉迎拍马,对下称爷做大,称得上威风八面。一方面教育子女做正直之人,一方面又为能攀上某个关系而沾沾自喜。用人生最为宝贵的个性和立世的品格,为自己换来营营私利,而感到心满意足。

真应该挤出一点时间,把自己置于这样的情境中,和这样的自然,这样的天地对话,脱掉身上那层厚厚的铠甲,恢复那个曾经清纯质朴、意气风发的“我”来。

对面的湖岸边,青云山的山脚下,点点灯火渲染着不合时宜的变化。青云山已隐在了一片夜色里,在我的眼睛里睡着了。回身四望,错落的绿化树木都笼上了层淡淡的轻雾,远处的那片树林只能看清粗粗的轮廓。一条干净石凳,很亲切地来到身边。就坐下来,静静地欣赏这轻雾飘荡的公园夜色。这时,真想邀约一二知己,面对着夜色中的青云山和青云湖,谈一些上至国家、民族、理想、信仰,下到油、盐、酱、醋的话题,无所顾忌,畅所欲言。让自己不再孤单,不再落寞,不再独自一人走这公园里的小径。

暮色真好,特别是配上些冷冷的雾汽。它像位魔术大师,魔杖一挥,便让一切都变得美丽无限,而引发人无尽的遐思,和心底那份亲善向美的力量,让人变得从容、大度,不拘小节。回家的时候,回望青云山,虽然它已从视野里消失,但它却已长满我的想象,而让我永怀一颗对自然、本真的敬畏之心,而不会去改变它,伤害它,让它就那样原原本本地,站在那里一万年。

 

 

 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