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秋的个人主页

过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燕窝  

2011-10-25 09:29:22|  分类: <汶水采芹>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给父亲收拾完卫生,走出卧室,无意中瞥见头顶北边第二根檩棒处,有一块颜色比别外稍浅些。定睛一看,竟还有些参差的泥土。忽然想起,这是几十年前燕窝的遗存!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,家里盖完这几间房子后,燕子就在此处安了家。那时燕子从不怕人,出来进去颇为从容。记忆深刻的是,每每家人在屋里坐着,甚至吃饭时,就有幼燕的粪便从巢里掉下来。为此哥哥们很是恼火,曾想把燕窝给捣了,但母亲不让。母亲说,燕子是益鸟,它住在谁家谁家有福气。那几年,燕子一直是我家的常客。每年从南方飞回后,先在门前的树上兴奋地叫上一会,然后翩翩飞进屋里。

不知什么时候,屋里的燕子搬了家,从此这个燕窝就空着。我上高中,考大学,从此远离了老家。参加工作以后,单位虽离老家不远,因不在家里住,对老家也就越发疏远。只是知道老家还有父亲,父亲需要人照顾。仅此而已。

现在,父亲因腿脚失能,已在床上躺了一年多。一年多来,每每有空闲,总要回家照看父亲。与父亲的接触,也比以往多了起来。以前他身体好时,我每次回家,都呆不了半个小时。现在,因为照顾父亲的原因,我不得不连续数天呆在家里,尽一个儿子的义务。

坐在院子里,端祥父亲居住的这几间老屋,心里真是百感交集。几十年过去后,老屋也跟父亲一样,到了风烛残年。不大的玻璃窗扇开着,木框上的油漆已经皲裂。泥墙早已斑驳陆离,露着干涩的土坯。屋顶的红瓦高低不平,是头几年大哥在麦草上直接铺上的。檐上的水泥板多有破损,露着几个明显的缺口。两边山墙上,黑色的小瓦还算整齐,昭示着这座房子曾有的荣耀。十几年来,大哥不断对房子进行修缮,才使其不致于倒下。

那时,这座房子在村里算最好的。一些盖房子的人家,还要跑了来观摩。几十年过去后,这样的土坯老屋已不多见,夹在黑砖红瓦或钢筋水泥的房子中间,显得老迈且寒酸。社会将许多东西都淘汰掉了,包括这种存世达上千年的土坯房子,以及形成了那种社会的秩序和习俗,比如诚实、善良、守信、互助等。

自从搬到这个家里,父亲就一直住在老屋里,一住就是几十年,是家人中居住时间最长的。想当年,他和母亲举全家之力,加上亲戚的帮衬,才在村边盖了这几间房子。那时大家都很困难,困难得让现在的年轻人无法想象。即使几根碗口粗的檀棒,也要跑上一百多里路,从沂源的南麻买。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,能盖上这样三间房子,是值得人自豪的。

一家人曾经的荣耀,如今就像一堆不合时宜的破烂,与时代是那样的不和谐。就像曾经让人引以为豪的传统价值观念,如今也一钱不值一样。

来到街上,见头顶的电线上,赫然站着五六只燕子。燕子很安静,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村庄。说实话,我有好长时间没看到燕子了。以前在眼前飞来飞去的精灵,这些年成了稀罕物。小时候,每当看到燕子从南方归来,不论老幼,都要抬头注视一番,像行注目礼。这些年,随着城镇化的发展,以及环境的恶化,能容燕子栖身的地方越来越少,致使其数量也越来越少,少到当我们看到它们的时候,心里会有感动之类的东西涌出来。

那时,看着翩飞的燕子,母亲总爱说燕子反哺的故事。说老燕子不辞辛苦,把小燕子喂大后,自己也老了。在它不能外出打食时,小燕子会将打到的食物带回来,喂给母燕。这是一个人尽皆知的说教故事,是想藉燕子反哺之举,教育孩子长大后别忘了父母的养育之恩。那时,我就明白母亲讲这个故事的用意。只是想不到,侍奉老人会是如此的不容易。

走出大门外,实在是想喘口气,驱赶那种无法言说的疲惫。面对大门外青绿的瓜蔓,和路边丛生的野花,心中蓦地感到一丝轻松。就感慨日常生活的珍贵。平时上班下班,一日三餐,平凡而觉乏味。但等你面对侍奉亲人之类的义务,你才感到日常生活的惬意。确实,侍奉老人不容易,不仅需要有一颗耐心,还要不怕脏累,不怕繁琐,不怕委屈,不怕疲劳,尽心尽力。而且,要持之以恒。

无论社会如何变化,金钱多么重要,善待老人都不应过时。我想。

不敢在外多呆,赶紧往家里走,怕父亲又会喊起来。这段时间,父亲像个三岁小孩,当你不在身边的时候,他会迸着力气喊你。当你给他收拾完,刚离开床边,来不及坐下,他又在那里喊你。想想也对,他躺在床上,自己不能动弹,吃喝拉撒都要人管。作为子女,你不去管他,谁去管他?就像我们小时候,父母不管你,谁管你?

以前,每每回家看父亲,都要在心里自责,怪自己不能多陪父亲一会。说实话,父亲是个寡言少语之人,我也是。爷俩坐一块,半天没有一句话,心里怪难受,还不如让他一个人在家自在。现在,因为父亲的卧床,我是不呆也不行了。而父亲,也离不开我们兄弟姐妹了。或许,我们平时的疏懒,都要赶到现在补上。

午夜,屋外已是万籁俱寂。坐在椅子上,听着父亲的呼吸声,心想这次他该睡着了。刚想合眼,父亲的声音再一次传来。父亲喊:“你在哪里?你别睡啊。”我赶忙站起来,懵懵懂懂地说:“我没睡,我在这里呢。”父亲看了我一眼,说:“你怎么还不睡觉?”我一时语塞,赶紧给他收拾卫生,然后含混地说:“我这就睡。你也赶紧睡吧。”父亲听了,挪了目光,看着别处,一会儿睡眼迷离。我走到外间,坐到椅子上,赶紧坐下迷登一会。我知道,父亲会不停地叫我。果然,不到十分钟,父亲的喊声再次传来:

“你在哪里?你别睡啊。”

我想,平时寡言的父亲,其实是希望我在家多呆些时间的。

值个人作品集出版,没时间作序,权以此文代替吧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